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俗汉子

来源: 起点文学汇 时间:2021-07-01

俗汉子

昨天夜里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小雨,我不知道。反正是看完《出生入死》电视连续剧已经深夜一点多了。关上电视想休息,可一点困意也没有,于是便站在客厅窗户跟前抽着香烟,静静地听着窗外的小雨落在不锈钢防盗棂上那种滴答滴答的枯燥声音,脑子里东一处,西一处东地瞎寻思着一些旧情往事……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坐在沙发上琢磨起自己的生活为什么会这么贫困、沉闷、孤独。越琢磨,人生的理想与现实生活当中的种种困惑和烦恼,就像一条斑斓的巨蟒似的紧紧地缠绕起我的身心……

烦乱的思绪理不清了,烦闷的情感浓得化不开了,这可怎么办?那就信口开河写篇文章帮帮忙,用文字抒发抒发沉郁的情心情吧。

说起来,五十多岁的人了,也应该回味回味自己的人生,解剖解剖自己的思想了。虽然这些年的日常生活平淡无奇,说不出绘声绘色的相声,演不出绝妙的小品,但说点实话,吐些真情,查看查看自己的灵魂是否传染上什么怪毛病,也许会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前几天,有个点头朋友跟我说,人的属相和人的性情、脾气有些相似。人的属相甚至是和人的命运也有着那么一些千丝万缕的关联。

过去,我读过一些神秘文化方面的书籍,但从来也没有认真研究、考证过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民间那些种种玄妙的说法,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也弄不明白,也从来就没有往深处琢磨过。其实,我从心里就不想弄清楚人的前生后世那一些神神道道的玄奥问题。

我属狗,喜欢狗,这倒是真的。真的二字是针对我个人来讲的。如果一个人属什么就喜欢什么,属蛇的就在家里养几条毒蛇,属鼠的就在家里养一群小老鼠,这种说法是不是有些荒唐啊!

黑虎,是我曾经养过的*一条小狗,它小的时候就喜欢跟别的小狗打架,只要它打架吃了亏,我就帮着它打,渐渐的它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等到长成个头之后,就已经是我们这一片住宅区的狗大王了。

那些年来,我到南沙河捕青蛙,田野里逮兔子,黑虎是我的得力助手;到山上去网鸟,树林里粘知了,黑虎是我的好伙伴。黑虎和我几乎是天天形影不离,渐渐的我长大了,黑虎也老了。

那一年的秋天,老黑虎病死在我们家的大门厅,我含着满眼的泪水,将它装在一条麻袋里,放到自行车的后座上,拿着一把军用小铁锹,骑着自行车到孟子湖的西岸,在一块荒地里挖了一个深坑把它埋葬了。

那两年,闲着没事的时候,只要想起黑虎,我就去看看它,坐在那儿和它说说话。自从有了女朋友,尤其是成了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去看过它。不过,就是现在,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黑虎沉睡的那片地方。

结婚之后,我和妻子住在一间十八平方米的小屋里。那一年,我们夫妻俩调离鲁南搪瓷厂,那间小屋子也就理所当然地让厂领导收回去分给别人居住了。

我和妻子的新单位都没有房子分给我们,我们只好带着不到一周岁的孩子,在市郊区的一个自然村落里租了二间没有院子,开开屋门就是大路,常年见不到阳光的北屋居住。

孩子上小学了,我在那二间小屋里前前后后养过十几条小狗。每条小狗顶多养到三四个月大,就不得不送给村里的人家去养。那个年代,我们这个小县城里还没有什么小型观赏犬,我所养的狗都是土狗,小狗养多了,相隔的时间长了,那些小狗的模样也就记不清楚了。

那些年,我经常梦想着改变自己一家人的居住环境,好养几条名狗玩玩。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心里总是莫名其妙地预感着我们一家人应该有一套像模像样的大房子住了。

那年的春季,有天夜里,我做了一个的梦,梦见一处大院子,院子里有一栋二层小楼房,满院子里都是花草树木,还有几条小狗在院子里四处跑着玩。

早晨醒来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将夜里做的美梦告诉了妻子。谁知道,妻子把小嘴一撇,着实地笑话了我一通,气得我一屁股坐在床沿上,低着脑袋寻思了好半天也没寻思出什么清晰的道道来,也觉得自己做的梦是做的有些荒唐,可心里头却又总是隐隐约约地感觉着夜里做的那个梦是真的。

这个梦是不是真的呢?脑海里的这个问号伴随着我过了没多久,果然青天睁开了眼眼,让我在市内南关小区一个报废多年的水厂里顺理成章地操作起一栋二层小楼。

房子竣工之后,院子里的整体布局,房子的形状,怎么看,怎么瞧,几乎都和那天夜里做的梦一模一样,这个改变我们一家人生活质量的好梦,至今都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神灵保佑,社会恩赐,朋友帮忙助我实现了多年的愿望。更好的运气是过了没多长时间,*推行房改政策,这套梦想成真的大宅院、大房子,也就理所当然地让我买了下来,成了我们家的私有财产。

那几年,我的日常生活就像一条清澈的小溪,弹着悠扬悦耳的古琴,静静地地往前流淌着。流着,流着,那一年就流进了公司领导层。工作职务升了一级,工资翻了番,奖金也多了,家里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不知不觉地就学会背着妻子攒私房钱了。

那段时间,我赞足钱,一口气买了八条狗。黑背、沙皮、松狮、金毛、京巴、巴哥、西施和吉娃娃。每一次买狗回到家里,我就脸不红心不跳地跟妻子说是同事,或业务单位的朋友送的。每一回说服妻子养狗的理由,都是让那些狗自由杂交,生出一些新品种,卖狗发财。

妻子知道我是个没有经济思想的人,也明白我是信口开河忽悠她玩。木已成舟,她又爱屋及乌,也就回回唠叨我几句,便默认了我的胡闹。

那一年,公司换了一把手,谁知道,这个新来的一把手为人处世很强势,大事小情一把抓,决策拍板一言堂,花钱一支笔,选人用人一句话,什么事情都说一不二,把公司视作他自己的专属领地,我这个守旧又认死理的俗汉子不买他的账,他也就理所当然的看着我不顺眼了,于是便处处刁难我,实心实意地排挤、压制我,几个月之后,就让我坐上了一把有职无权的闲椅子。

做闲椅子,我不后悔,因为我没有什么大错,况且我知道,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个一把手花钱来到公司,他要连本带利的都捞回去,所以他在公司里必须强硬,必须霸道,必须排除异己,清除障碍,以便进行权力垄断,用公权力谋取私利。

那几年,我也乐得逍遥自在,每天上了班就是喝闲茶和同事们侃大山,无聊了,就记录些人生感叹,写点生活感想,或者是画几幅漫画来消磨工作时间。工作之余,我就在自家院子里侍弄果树,栽花草,种辣椒,摘豆角,剪葡萄,喂小鸟,养金鱼,逗狗叫,尤其是双休日,一天到晚忙得不亦说乎。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那几年,冷板凳让我有空闲、有精力阅读了一些书籍,思考了许多社会问题。冷板凳让我学会了反省自己,让我一年比一年成熟,让我一天比一天热爱生活,让我明白了男子汉大丈夫不怕没有权,不怕没有钱,就怕没有灵魂的人生道理。

窗外渐渐发亮了,我站起身子,伸手打开玻璃窗户,立马就感觉到潮湿的清新空气一下子就涌入了屋里,只一会儿的工夫,房间里的浓浓烟雾就被清新的空气统统地都给赶到窗户外头去了。

雨后初晴,雾气朦胧,给人一种挺神秘的感觉。我看着窗户外头那渐渐露脸的红太阳,心里寻思着,这不正是到公园里去打太极,练拳的很佳时机吗。

癫痫发作的症状
军海癫痫病医院
睡眠型癫痫病能治吗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