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反省

来源: 起点文学汇 时间:2021-10-13

反省

当每一次能够提起笔的时候,总是在深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或许是很宁静的时候了,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十一点,还记得在高三时,不管学习再怎么紧张,每天晚上我都要在十一点打开收音机,调到一个叫做“夜色阑珊”的节目,然后就听上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这段时间真是美好,真是惬意,我双手交叉,将头搭在桌子上,聆听着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阵阵令人心醉的声音。仍然清晰的记得当时寝室的窗户是朝着东面的,因此,只要是在晴朗的夜晚,我便能够静静的享受这月色的美好,从初一至十五,月儿由缺到圆,从十六到二十,月儿又由圆到缺,圆圆缺缺之间,这声波陪我度过了多少个难眠的夜晚。而如今,我却不再有这样的习惯了,或许是我也不再有这样的夜晚了吧。在大学里的每一天,都在忙忙碌碌,这种忙碌又不似高中时的忙碌,可以说是没有丝毫规律可言,而然在某一个瞬间,脑子里便会闯过来一句话:我到底为了什么而出发?

这样的一句话的原句是这样的:我们有时走的太远,甚至忘了我们当初为什么而出发。这句话在高中时的应试作文里不知道被滥用了多少遍,而至如今,我才明白它的含义。也许现在我是该停下来想想了,我在做些什么,或者,我是什么。哪怕想一想也是好的。可是这些问题,我何曾想过。

近日来,我沉浸在书海里,不能自拔,放假之前,我从图书馆中借了许许多多的书,古今中外无所不有,果然这个寒假充实多了,只要有空,便端起一本书读起来,读到《西厢记》时,我会感叹王实甫语言之细腻微妙;读到《双琴祭》时,我会惊讶于梁晓声对社会洞察之深;读到《复活》时,我仍会在心里反感西方语言之累赘。种种感觉袭涌而来,崔莺莺,张君瑞,玛丝洛娃,小提琴家,大提琴家,……在我眼前飘荡,顿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为何读书,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何要从图书馆借书,难道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命中注定,我甚至怀疑我现在是真的活在一个梦境中,也许当我醒来时,一切又都烟消云散,而我,却孤身一个人站在孤岛之上,我的四面满是白茫茫的海水,没有舟楫来往,没有海鸟翱翔,甚至连这天空都干净的令人恐慌,我大口大口地喘气,这一刻,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我睁大着眼睛看着远方,看着海岸线与蓝天交界的地方,仍是我自己的心跳,咯噔,咯噔,咯噔……

咯噔,咯噔,咯噔……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这是什么声音,这是什么声音,这声音越来越近,这声音越来越响,震耳欲聋,我立刻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在颤动,平静的海水顿时波涛翻涌,蔚蓝的天空也浓烟滚滚,惨叫声,嚎叫声,充盈在我的耳际,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我捂紧耳朵,紧闭着双眼,难道是地震了,肯定是地震了,四周的潮水向我涌来,飞扬起的潮头打湿了我的裤腿,我一步步往后退,忽然,我感受到从我背后传递来的一阵阵凶猛的热浪,它灼伤着我的皮肤,我狂叫着,漫无目的的狂叫着,猛地一回头,只见一座高耸入云的火山正在毫无忌惮地吞吐着天地,火山口里冒出滚滚浓烟,这浓烟,比刚才又黑了几千几百倍,似乎还夹杂着许许多多的块状物,但看不清,我抬起头,将手在眼帘上搭起小棚,正要看得清楚,却只见那浓烟于一瞬间聚集起来,形成一个漩涡,高速旋转的浓烟似龙转风一般,席卷了这大地上的一切,等我睁开眼,浓烟不见了,漩涡不见了,海不见了,山不见了,岛不见了,天空不见了,一切都消失了,我似乎处身于一个巨大的沙漠之中,抑或是真空之中,我在那里,我在那里,我哭了,我嚎啕大哭,可我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也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

“不,你听得见,你看得见”!

……

……

……

哗哗哗,哗哗哗,无数的“名著”从西面向我袭来,将我埋葬……

是的,我听见了,我看见了

……

2014.1.4晚

北京治疗癫痫医院
北京哪家治癫痫病很好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