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散文 > 正文

海 魂 衫

来源: 起点文学汇 时间:2021-07-08

 

文|李春平(福乐依德,重庆)

 

海 魂 衫  (原创散文)

 

 

帅气的二叔被征兵的“官儿”一见钟情,很轻松就到东海舰队当了海军,特别是看到他照片上戴着的一条海蓝色飘带大檐帽、蓝白相间的横条状花纹的海魂衫、昂首挺胸地端着一支黑色的冲锋枪——不仅让村里乃至乡里的清纯女孩们都暗暗较着劲,我可没资格跟她们一样较劲,只能想着早点儿弄到一件这海魂衫,穿起“拽”一下,当然也能当海军就是梦想了。

而且这个梦想,只能是藏在自己心里的天大秘密!

叔奶奶本来就很喜欢我的,于是就向她要到了二叔写信回来时的信封,那上面有他的地址啊,借着要信封的机会,又撒娇似地向叔奶奶要了几张二叔“全副武装”的照片——或者是站在泛着海浪的军舰甲板上,像“舰长”一样向前方伸出笔直的手臂,比着大拇指;或者穿着军装搬着舵……

但是还是不敢给二叔写信、也就不敢跟他提想要一件海魂衫的事——因为二叔不仅是我爸的堂弟,还是我爸的学生,所以他的脾气跟我爸很相像,特别是对我们总是教育:想要的东西,要么自己创造,要么挣钱买!

就要放寒假了,春节也很快就要到了,这时我刚读初一,也懵懂着就进到青春期了——虽然不像现在的90后、00后们,但至少知道自己要打扮漂亮、帅气些。

按我们家除夕天吃团年饭时的流程和传统必然是:祭拜了菩萨和祖先、丰盛的饭菜上桌、父母和我们兄弟和妹妹入座后,由老爸主持,这时母亲的地位就降得几乎跟我们兄弟及妹妹一样了,按照妈妈*一,然后兄弟和妹妹从大到小的顺序,依次对自己过去一年的成绩、不足、明年的“小目标”、以及明年实现“小目标”后,自己希望老爸老妈给与的奖励说出来——虽然这大冬天的团年饭,往往是冰冷的,甚至都饿得吃不了,但往往能在这桌子上得到期待以久的奖励,而且还确立明年的今天,又有比这个奖励更刺激的呢,所以那种幸福总是脸上都盛不下了一样!

我的下一个年度“小目标”呢,可是在放寒假时拿到学期通知书后,就一直在想的:数学成绩由前一个学期刚刚及格的水平,上升到80分以上,从而使我的名次达到全校年级前十名,争取前七名;希望的奖励就是:明年过年能让我穿一身海军军装。

经过跟老爸一番讨价还价,很后达成协议:如果能进入全校年级第三名,在一身海军军装奖励的基础上,再奖励10块钱。

兴奋之余,却又感受到:姜还是老的辣!被老爸算计了——全年级5、6个班,而且越往前,越是高手对决啊!

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拼下这几十斤,很多掉十斤肉吧!何况还有梦寐以求的海魂衫和军裤、军鞋、十块钱呢?十块钱可是老爸一个星期的工资,一家人一个月的开支,关键是老爸的性格,他啥时轻易去求人?但这次竟然也为满足我的这愿望,向他的兄弟、学生求援了!

 

 

 

从春节开始就得要紧张起来!

好在新年*一个学期,真是努力没白费,有心人天不负!一向拖我后腿的数学赶上来了——竟然是88分的吉利数字,总成绩名次连跨20多名,迈入年级前8名了,关键是还在全学校几十年历史上,破天荒地在地区日报上刊登了一篇600多字的文章,在暑假期间又刊登了两篇,一共得了20多块钱的钱(后来才知道:那是报纸副刊、散文、稿费)。

老爸好像跟一家人甚至各科老师都打了招呼似的,全都一副视而不见样,甚至还在读小学五年级的妹妹、读二年级的小弟,竟然还对我一副不服气的模样,在暑假里,妹妹是我如空气,小弟呢,更气人:见到我就鼻孔里总是蹦出“哼哼”的声音!

更严重的是,暑假后初二开学时,学校校长在全校七八百人的开学典礼上,给我一通猛表扬,可是还没等我笑出声来,校长竟然提出了全校奖励政策:凡是每个年级前五名者,只要稳住位次,奖励五十元;前十名者,每靠前一个位次,奖励三十元,进入前五名者,奖励一百元;以后的每上升十个名次,奖励三十元,做乘法!

一边听着,一边转过头看看站一旁的老爸,却见他一边直直盯着我表情的变化,一边露出似乎幸灾乐祸的表情,我读出的内容是:你要拿我这十元奖励、一套海军军装?头悬梁锥刺股吧!

心里一边发毛 ,甚至诅咒校长:你竟然为了跟我老爸的这份二十来年同事+朋友关系,开出这么刺激的“奖励”政策,以此发动全年级的同学,来围剿我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这不是以权谋私、摧残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么!

但又一想:胳膊怎能拧过大腿?儿子怎能拧过老子,学生怎能奈何校长呢?唯有再掉10斤肉,为了自己春节时的承诺,为了自己想得吐血的海魂衫和军装,忍了,拼了!

以前向报社投稿还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现在则每写好一篇,就让语文老师甚至校长本人(他也是语文老师)帮着修改润色一次,要瞄准省城里的报纸了,而且他们修改后我当场再修改,然后再让他们帮着修改,几乎每周都一两次地“折磨”他们。对老爸呢,我可不忍心,也不敢,怕他的黄荆条子炒我的瘦肉。数理化、史地也类似操作。

关键是各个班上的“尖子生”们的脑洞更加打开,逐渐地中游学生们也追赶起来,以致于理化实验室里人满为患,仪器试剂和老师不够用、图书室里读着不过瘾,要求增加,老师也越来越疲倦,喏喏地向校长提出“体力不支,脑壳发晕,希望食堂改善营养,一个月发两盒烟,提提神,不然实在吃不消了”。

于是,校长还得找乡长书记、找教育局长乃至县长化缘!

唉!转眼间,这一年过去!又一个寒假要来了,成绩通知单下来:这次竟然直接就每科和总成绩都分别标示了:年级名次。语文稳稳地年级*一名,数学进入了年级第十三名,总成绩终于在第五名。

我也霸气一回:在散学典礼上,校长给我发奖励,我只要了证书,那个大红信封则退还给了校长——这个学期,您和老师们辛苦了,我再把我50块钱加上,您帮着给老师们炒俩菜,喝一杯吧!但在家里团年饭上,老爸问我:你在散学典礼上那么霸气,今天咋耷拉着脑袋?我给你奖励也加码:海魂衫、海军军裤、军鞋,10块钱变成30块钱!

“好!军装我收下,30块钱也收下!”接过来,转手给老妈和哥哥每人10块、小妹和小弟各5块!

老爸问:我没有,理解!为啥只给弟弟和妹妹每人只5块?

“谁让他俩在暑假时一个给我翻白眼,一个视我如空气呢?我就要让她们知道:实力,实力能挣钱!实力决定地位!”

从这个春节开始,总是穿着那条军裤和军鞋——拽!可这件海魂衫,在还是在到县中尖子班报到、到心仪的大学报到时穿了两次后,就一直在我的箱子和衣橱里,精心地陪伴着我,都快40年了!

我的海魂衫!

 

北京癫痫中医医院哪家好
治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哪里治疗比较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