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散文 > 正文

来自泥土的一朵花

来源: 起点文学汇 时间:2021-07-12

【题记】总有一些事会让你行走的脚步停留,总有一些事,会触动你心的柔密处。疼痛、拗执着思想的旋涡。于是,一些密绵细细心事涌现心头,与触动一起携手,或在一场岁月的光阴里写下一些淡淡忧伤的心痕。

我是一朵花,来自泥土中的一朵花。我是一朵花,一朵从泥土行走出来的花。

行走,我早以错失了一朵花的年华,在飞扬的尘埃中行走。一朵花的清纯,早以被岁月抒写进遥远的春天,如一页泛黄的日记,恪守着沦桑忧伤的承诺。

在秋天黄昏的城市街头,借一朵花的名义,去探真生命的风向。当我的目光错落在一丛人工修剪的绿化丛中,我欣然被匠气十足的美艳和虚设的花朵,操练着我思想媚俗的方阵;一簇簇娇艳的花朵,被旬烂的夕阳滋润,精妙的构思在钢筋水泥的夹缝丛中,并以热切的渴望和娇艳的俗气,装扮着城市麻木的清馨。

我的岁月在麻木冷硬。行走的脚步,不停背弃远方泥土淳朴的芳香,让思想被世界越来越奢华和浮泛的绽放所迷惑;生存的空间,被雕琢和伪装的造型填充;一些在我行走路边,绽放出匠气十足的美艳,很难满足声色迷醉的岁月。是否,我的灵魂早以悬浮在泥土的高空,是否我早被世俗的风吹落进欲望的牢笼,蓄意着一场对生命巨大背叛的阴谋。

行走,我想行走远方。远方在哪里?

城市,花事如故。黄昏墙角,散落一地斑驳影子。

我生命的远方,被充血的黄昏染红。残阳,以忧郁的目光镀亮远方清纯的天际。背后的日光,在触动的商量中,时远时近在我思想的耳际低语。

书写生命的沦桑,在意念的废墟上,绽放一朵粟颤的花朵,在秋色的黄昏下,与落日一同忧伤在黑白交替的缩命边缘。

如果我是一朵花,是泥土孕育的一朵花。我行走的远方,一定要铺满泥土的芳香,让我窒息于淳朴的柔情中,绽放一生一世的清馨。

如果,注定我行走的方式,一定要被雕琢和伪装成一朵鲜艳的色彩。那我将在这黑白轮回交替的边缘,喝干一坛命运酝制的毒酒,死在我思念泥土中,用我悲壮的落幕对我灵魂祭奠。

黄昏,街头,晚风与气笛声一起鸣响一场巨大的喧嚣。匆忙的人群,踏着冷硬的水泥地板,聆听气油与香水的味道,从泥土的头顶踩过。谁也不曾想过,死在他脚下,是一些悲伤淳朴的清馨。

我不想讨厌那些来自泥土的清香。在如梦似幻的行走中,我想要用我血管里流淌的乡土味,去浇灌醉卧在城市街头的花朵,让他拒绝灵魂的背叛,在欲望的街头,以泥土芳菲独自对着明天的太阳仰望,对黑夜的明月抒情,对岁月忠诚。

治疗癫痫的医生
癫痫病哪里治疗好
西安治癫痫专业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