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散文 > 正文

怀念一位女孩

来源: 起点文学汇 时间:2021-08-13

文|李秀贤(汕头)

 

怀念一位女孩

 

那年春节,因为工作、感情受挫,在人们仍沉浸在节日的喜庆中时,我为了逃避家人的关切、责备抑或疑问,逃难似的只身前往南澳岛。

我对大海有一种崇高的向往,我总是以为渺小如我者在浩瀚无边的大海面前,所有的忧伤无奈都将渺小如空气中的灰尘粒子,随风而去。于是,我直奔南澳看海来了。

家至南澳约有四个小时的车程,中间有半小时的船程。大概是因为心情灰暗疏于防范,在莱芜渡口下车准备过海的时候,我发现钱包连同手机都不见了。扒手在我很晦气的时候关顾了我,烦躁到有限。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候船室对面一位女孩朝我微笑地点头。从汕头至莱芜的车上,她就坐在我旁边的座位。我想凑过去向她打探关于我失窃的事。她先开了口:“看你样子很疲倦。”她的笑容很有亲和力,她的友善令我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恐引起什么误会或惊骇了她。她莫约与我一般年纪,样子很清纯,凭直觉,她不可能知道我在车上失窃的事。我向她借了手机,拨给南澳的大学同学求助。在我打电话的当儿,她可能听出了我的困窘。

“去云澳?与我同路哦!”她接过电话,很温和很友好。可是,因为刚刚遭遇盗窃,我并未对她表示信任,只是为了表示感谢,朝她点点头道谢,并不奢望得到她的什么帮助。只见她旋风似的起身,往购船票的窗口方向走去,她的行李就放在我的身边,她不交代一声也不怕行李被谁拎了去。不一会儿,她回来了,像是看穿我心思似的朝我挥了挥手上的船票。“给你的,我们顺路,刚刚你在讲电话的时候我全听到了,我为我们的同舟缘买票,你不介意吧?”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把票径直的往我手中塞。与其坐在这里等同学三四个小时后来救援,还不如接受这分热情,接受这份陌生人的帮助吧。

出自感谢,我与她攀谈了起来。尽管此时,我对她的热情还是抱有怀疑,电视媒体中,关于以亲和力为饵的咋骗案例实在是太多了。攀谈中,得知她是南澳人,出来汕头打工,过年的时候为了多挣几个钱留在公司值勤,过完年同事上班了,她才有时间回家与父母团聚。她说一见我就知道是个文化人,她很喜欢和文化人交朋友了,因为家里穷她没读几年书,她觉得跟文化人打交道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真该庆幸父母生了我一副和善的皮囊,想不到在这会儿派上用场了,可是,或许还是因为这副“文化人”的模样,小偷也格外青睐我。

船来了,我紧跟着她随人流涌向渡船。意外得很,她自个儿的票被检查出来是返程时的票,我通过了检票,而她被扣在船板外。远远看着她十分着急的样子,我从船板上退了下来,验票的阿叔朝我大声嚷嚷,说一些“船要开了,不上船也不给退票”之类的话。上船的旅客拥挤得很,在我逆人流挤到她身边时,她把所有行李(包括提包)往我怀里一塞,再度朝购票窗口利索的挤过去。

好一会儿,旅客都上船了。刚刚还水泄不通的渡口暂时恢复了平静。我呆呆地看着手里的行李,固守着一个陌生人对我的信任,不知所措。试想,我与她素昧平生,甚至还怀疑过她的热情是否居心叵测,而她除了为我买船票,还把她所有的行囊都托付于我保管,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在刚刚经历失窃的阴影中,这份信任来得实在太沉重。海风轻轻地吹着,吹散了近日伏在我心头上的阴霾,原来,信任还可以创造如此美妙的境界。

渡船的鸣笛响到很后一声的时候,她回来了。小脸蛋红扑扑的她拎起行李,边走边气喘唏嘘地向我解释:“不好意思,几年没回家,我忘了返票和往票是不一样的,刚刚那张是在汕头时表姐送我的返票。”

一路上蒙受着女孩的照顾,我顺利到达同学的家里。遗憾的是我至今连女孩的全名都不知道,攀谈时女孩让我叫她“阿花”。分别的时候,我执意向阿花要了她的地址,后来往该地址寄船票钱被退了回来,原因是“此地址查无此人”。

感谢阿花,是她对一个陌生人的信任和毫不造作的热情消除了我对这个社会人情冷漠的抵触。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学着像阿花一样坦诚地对待身边人,结果也收获了信任收获了友情甚至收获了快乐!

我深信,快乐也属于阿花!

哈尔滨哪里有治癫痫的医院
开颅手术后癫痫能根治吗
武汉在看癫痫哪个医院好

热门栏目